国际治理创新研究院

新闻资讯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资讯 > 正文
 

张向晨大使:国际社会不能失去正义

发布时间:2019-12-15 浏览次数:

当地时间2019129-10日,在世界贸易组织(WTO2019年度第五次总理事会上,传出了一个预料之中而又影响深远的消息:由于美国再次搅局,WTO成员经过数月讨论形成的改进上诉机构总理事会决议草案未能获得通过,WTO争端解决机制因上诉机构法官人数不足难以正常运转,全球基于规则的多边贸易体制正面临前所未有危机。

 

会议期间,美国还提出一项议程——“非市场政策及行为对WTO的挑战,称非市场行为导致贸易扭曲,并对多边贸易体制构成严重威胁,要求成员联手应对。此外,美国在会上第五次提交有关发展问题提案,要求取消部分发展中成员的特殊与差别待遇。

 

中国常驻世贸组织代表团代表张向晨特意挑了一条为丧礼准备的黑色领带,发言批评了美方错误做法,同时也就上述问题从上诉机构危机、非市场经济政策及行为、发展中成员特殊与差别待遇以及WTO预算等四个方面,阐述中方立场。

 

美国一意孤行,上诉机构停摆

 

这毫无疑问是WTO成立以来多边贸易体制遭受到的最沉重的打击。

张向晨大使首先肯定了WTO成立25年来,争端解决机制发挥的重要作用。专家组和上诉机构就200多个争端做出裁决,多数都得到顺利解决。香蕉、棉花、飞机、牛肉、贸易救济以及赌博案等等,那些成功化解的争端案例已载入史册。

 

然而,当前全球化遭遇的逆流,不可能不反映到多边贸易体制当中来。单边主义、保护主义甚嚣尘上,有人试图以一己蛮力改变其他成员的贸易政策,而不再依赖WTO裁决,这些并不意外。但出乎我们意料的是,一个成员一意孤行就可以使上诉机构瘫痪,这反映了多边贸易体制的脆弱性。

 

我们当然相信,上诉机构迟早会恢复运转,明珠即便从皇冠上落入荒草,也仍难掩其光泽。

对于出乎意料的结果,张向晨大使坦言,对于世界贸易秩序来说,上诉机构的瘫痪可能带来不可弥补的损害和难以预料的后果。我们不能把今天所享有的稳定性和可预见性视为理所应当。” 他表示,国际社会不能失去正义,并指出当前有117个成员呼吁立即启动遴选,这表明了大多数成员对恢复上诉机构的强烈政治意愿,因此我们应支持沃克大使继续推动非正式磋商工作。

 

最后,张向晨大使着重强调,在我们反思如何改进上诉机构的时候,我们必须考虑如何防止其再次遭到系统性的破坏。



肆扰世界贸易组织,难撼多边贸易体制

 

美方一直试图建立的一套逻辑,即当前国际贸易关系紧张的根源,是所谓的中国的非市场经济体制和扭曲性的产业补贴政策,进而必须有针对性地制定多边规则对中国加以约束。

在阐述中方立场之时,张向晨大使坚定地提出了两大中方观点,非市场经济行为指的是以国家安全为借口封杀别国企业和产品,扭曲贸易就是不顾WTO规则和自身承诺擅自提高关税。在WTO,每个成员的经济体制都是独特的,而中方既不承认任何人掌握着市场经济的金科玉律,也不允许任何人对中国的经济模式横加干预。

 

在这个世界上,并不是谁的喇叭大谁就掌握真理。

张向晨大使指出,过去几十年间,发展中国家包括中国参与经济全球化和融入全球价值链最重要的客观条件,一是科技的发展和传播,二是跨国公司产业布局的调整。但由于总体上处于全球价值链的低端,发展中国家的收益和对国际贸易的影响与发达国家相比是不平衡、不对称的。

 

WTO改革的首要和最紧迫任务就是抵制贸易保护主义,维护WTO的基本原则和核心价值,维持其基本功能的运转,而不是其他任何东西。

 

我们应该记住罗德里克教授的忠告,如果WTO失灵,那是因为我们把贸易 规则的手伸得太长了。

张向晨大使首先肯定了WTO成立25年来,争端解决机制发挥的重要作用。专家组和上诉机构就200多个争端做出裁决,多数都得到顺利解决。香蕉、棉花、飞机、牛肉、贸易救济以及赌博案等等,那些成功化解的争端案例已载入史册。

 

然而,当前全球化遭遇的逆流,不可能不反映到多边贸易体制当中来。单边主义、保护主义甚嚣尘上,有人试图以一己蛮力改变其他成员的贸易政策,而不再依赖WTO裁决,这些并不意外。但出乎我们意料的是,一个成员一意孤行就可以使上诉机构瘫痪,这反映了多边贸易体制的脆弱性。

 

人为制定的几个标准无法解决发展中国家面临的诸多挑战和问题。

张向晨大使明确表示,正确的方向是尊重各国根据自身的发展情况自行认定发展阶段,鼓励他们在能力范围内做出积极的国际贡献。同时,张向晨大使也引用了不久前中国在服务贸易国内规制谈判中,即使认为特殊与差别待遇是国内规制谈判的有机组成部分,且对其他一些发展中成员至关重要,也未寻求使用给予发展中成员的特殊与差别待遇。

 

在今后其它WTO谈判中,中方将会继续以务实和负责任的态度处理特殊与差别待遇问题,不去追求自身并不需要的灵活性,但也绝不会事先放弃应有的制度性权利。

 

假如我们有权力扣减那些破坏多边贸易体制人的薪酬的话,我会举双手赞成。

张向晨大使提到,今年WTO的预算是他见过的最糟糕的一个,因为它产生的过程被不幸地当作了政治工具,它颠倒了政策实施与财政保障的关系,影响了上诉机构的正常运转,破坏了秘书处的独立行政管理权限。对此,张大使希望是这个预算方案背后的丑陋能够引起人们足够的厌恶和警觉,从而避免在今后重蹈覆辙。

21世纪,激发全球贸易活力是各国谋求发展的重要外部动能,构建基于规则的多边贸易秩序是经济全球化的必然要求。当前,世贸组织面临严峻挑战,但各国间扩大经贸合作的主流意愿没有改变,也不会改变。在国际社会和世贸组织成员共同努力下,多边贸易体制必将继续展现其生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