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治理创新研究院

新闻资讯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资讯 > 正文
 

会议回顾 | 新冠肺炎疫情下的欧盟与贸易政策一致性

发布时间:2020-06-06 浏览次数:

 

 

为更好地理解疫情之下欧洲的贸易政策的应对措施,包括这些措施在欧盟成员国和欧盟机构中的连贯性、对商业的影响以及对发展中国家的影响,北京时间2020518日晚,欧洲大学研究院(EUI)罗伯特·舒曼高级研究中心(Robert Schuman Centre for Advanced Studies)联合圣加仑大学(University of St Gallen)、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国际贸易和商品司(International Trade and CommoditiesUNCTAD)以及德国工商总会(German Chamber of Commerce and IndustryDIHK)就新冠肺炎疫情下的欧盟与贸易政策一致性议题组织了国际网络研讨会,广外国际治理创新研究院应邀参加了研讨会。

 

本次会议由罗伯特·舒曼高级研究中心主任伯纳德·霍克曼(Bernard Hoekman)主持,主讲嘉宾有来自圣加仑大学经济学教授兼MBA 项目负责人西蒙·埃文特(Simon Evenett),欧洲大学研究院罗伯特·舒曼高级研究中心研究员罗拉·普契欧(Laura Puccio),德国工商总会的克莱蒙·科伯(Klemens Kober),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UNCTAD)国际贸易和商品司司长帕梅拉·库克-汉密尔顿 (Pamela Coke-Hamilton)。

 

 

 

本次会议的讨论重点为在新冠疫情大流行的背景下:第一,欧盟的贸易及其他对外政策;第二,欧盟成员国和欧盟机构所采取的应对措施、以及在世界各地采取的措施;第三,欧盟用于应对危机的贸易政策与对外政策的一致性,以及对发展中国家和欧洲企业的影响。基于此,本次会议分成两个环节:一是伯纳德·霍克曼主任介绍会议背景并欢迎与会嘉宾,对疫情之下欧盟贸易政策连贯性和一致性问题进行简明介绍;二是与会嘉宾就本次讨论的主题新冠肺炎疫情下的欧盟与贸易政策一致性涉及的几个主要的议题展开讨论。

 

网络研讨会的背景介绍

会议伊始,伯纳德·霍克曼主任对会议背景进行简要介绍并欢迎与会嘉宾。本次会议是RESPECTRealizing Europe’s soft power in external cooperation and trade)项目下的系列网络研讨会,由欧洲大学研究院与九个成员联合发起。该项目的重点是研究欧盟实现其对外贸易和非贸易目标的不同政策手段间的关系。因此,本会议从政策、法律、欧盟等角度讨论疫情期间的对外贸易及非贸易政策的一致性。

 

新冠肺炎疫情下的欧盟与贸易政策一致性有关讨论

本环节针对新冠肺炎疫情下的欧盟与贸易政策一致性这一主题,围绕疫情爆发以来欧盟和其他国家采取的贸易政策的情况、与欧盟理念一致性的问题,从企业和发展中国家的角度讨论欧盟贸易政策的未来走向。

 

议题一:欧盟和其他国家采取的贸易政策的情况

针对这个议题,西蒙·埃文特认为,疫情暴露出欧盟的贸易发展政策中的不一致问题,特别体现在医疗用品和药品及其发展政策方面。全球贸易警报中心(Global Trade Alert)的数据表明,自疫情爆发以来,在医疗用品和药品领域的出口贸易中,85个司法辖区共计出现156项出口限制措施,这对于依赖欧盟作为医疗用品和药品供应商的发展中国家而言,出口限制会产生不良影响,会导致欧盟贸易政策和发展政策目标之间出现不一致的情况。其次,政府补贴行为会扭曲国际贸易市场,形成欧盟贸易政策不一致的潜在隐患。在全球贸易开发的市场中,欧盟面临的竞争对手中至少有25%-30%能够获得政府补贴。即使是在欧盟内部,获得援助批准主要集中在德国,其次是法国和意大利这三个会员国。即从本质上看,欧盟内部的资源分配取决于决策者慷慨程度。因此,政府的补贴行为是否正在取代边境贸易壁垒的扭曲政策是个值得关注的重要问题。

 

同时,疫情激发政客们推行的供应链回流政策是另外一个值得深入讨论的问题。西欧受到了其他国家本地化政策的沉重打击,供应链回流政策会成为导致欧盟国家间政策不一致的潜在隐患,同时也可能威胁到欧盟周边地区国家的发展,违背欧盟的发展政策的目标。

 

议题二:疫情下的贸易政策工具需要新的创新

针对这个议题,劳拉·普乔认为疫情对经济运行和国际贸易是严峻挑战,也会引发三个重要的经济问题:消费者对个人防护装备和医疗用品的需求增加,减少了非必需品和服务的消费需求,总体经济活动减缓。因此,各国纷纷出现了以下三种贸易工具:贸易自由化措施、贸易限制措施和补贴、税收优惠和投资措施。

 

首先,贸易自由化措施可以有效缓解甚至解决供需失衡的产品或服务,即可以通过降低进口关税等手段促进商品的贸易。其次,疫情的冲击引发的某些产品(尤其是医护防疫产品)供求的失衡,让欧盟各国出台许多出口限制措施。在基于合法以及非歧视性的原则、以保护公共卫生与人类生活为目的情况下,因为欧盟内部市场中各国相互依存,所以欧盟内部市场法规则允许采取部分出口限制措施。然而,当前欧盟面临的问题是,如德国针对防护装备的出口禁令,既严重依赖周边进口国的执行,也会对其他成员国抗击疫情带来麻烦。因此,欧盟委员会应该重申成员国需要团结一致提议,出口限制手段应当只在合理合规的前提下作为次优方法来使用。最后,在经济活动和消费放缓的情况下,政府通过增加补贴、减免税收或投资措施等方式,缓解经济体所面临的资金周转压力。

 

劳拉·普乔还指出世贸组织在具体补贴方面非常灵活,其禁止两种类型的补贴:出口补贴和国内补贴。从长远来看,补贴的持续时间可能长于危机本身,未来可以引起贸易的争端。当前所采用的贸易政策手段没有与欧盟内部和WTO层面的价值理念达成一致,下一步是需要重新制定贸易政策工具来应对未来的变化。

 

 

议题三:从德国企业视角谈欧盟贸易政策一致性

针对这个议题,克莱蒙·科伯主要从边境管制措施、投资两个方向讨论欧盟贸易政策对德国企业的影响。

 

首先,他指出在欧盟内外,近几年令人担忧的贸易保护主义在这场公共健康危机中加剧发展,新冠疫情带来的边境管制措施极大地影响了跨国企业的正常经营。德国在全球各地的企业都对商业前景表示忧虑,这将对全球商业产生负面影响。当谈到政策一致性问题,各成员国需要考虑各项政策措施是如何交互联系推向一致目的的,因此必须关注欧盟内部的贸易手段的联系以及各成员国的保护主义倾向。

 

其次是投资问题。各成员国需要增加投资吸引拥有流动性的企业来克服这场危机,遏止公司立即破产。同时采取积极措施来实现药品贸易中的商品自由化,以确保度过当前危机。在出口管制方面,现实情况复杂多变,贸易措施的变化很快,所以,欧洲委员会设置了专门小组负责处理核心措施,研究欧盟走出疫情的战略,同时确保全球范围内的所有措施结合在一起。

 

对于进出口企业而言,海关审批问题也是重要话题之一。在未完全实现数字化的背景下,疫情导致的边境管制让出口贸易变得举步维艰,同时欧盟各成员国的国家海关当局依然存在差异,欧盟贸易伙伴需要进行各种合作,减少这些差异带来的成本。

 

价值链回流的讨论,表明了保护主义不断发展的趋势。从经济学角度看,保护主义的恶性循环将极大损害欧盟集体利益和一致性。克莱蒙·科伯也坚信,国际合作和全球价值链对欧洲社会具有积极影响,欧盟应该考虑进一步加强全球贸易,并确保现有价值链具有韧性。

 

议题四:从发展中国家的角度谈欧盟贸易政策

针对这个议题,帕梅拉·库克-汉密尔顿认为,封锁措施给发展中国家带来了不成比例的巨大经济成本。一方面,出口限制政策极大地影响了部分依赖于他国医疗设备等重要货物的发展中国家,不协调的贸易措施减少了发展中国家获得基本医疗用品的机会。此外,全面封锁措施大幅削减了以旅游业为核心产业的发展中国家以及非洲一些较大的经济体的收入,并且延伸到运输等行业,收入的减少也让消费者的购买能力遭到了系统性破坏。在此基础上,允许企业在欧盟内部竞争或维持生产的补贴,会对那些进入全球价值链的发展中国家的公司产生重大影响。

帕梅拉强调,当前仍没有提及设计妇女的经济权利或问题的贸易政策。因此,在研究新的欧盟政策时,应该考虑到妇女及其特殊需求。新冠疫情已经证明,当前贸易合作模式在解决真正的全球性公共卫生危机引发的经济后果时严重不足,即没有有效的保障措施来保护非加太国家(African, Caribbean and Pacific Group of StatesACP)免受欧盟所采取的特殊措施可能引发的不利影响。

 

鉴于此,关于缓解危机的措施的制定,应该分析其对非加太地区或其他更发展中国家的影响。关于撤资问题,则必须考虑那些过去20年中依赖境外生产和全球价值供应链中发展的国家。为了多数发展中国家的利益,对重要商品和服务的出口限制不应以过去的方式来实施,而是应该加强措施广泛促进非加太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出口,包括原产地规则、便利化海关的生产程序、海关义务遵守的合格评定和灵活性等。同时,也需要考虑疫情期间,妇女的特殊需要和性别问题。

 

研讨会最后,与会专家、学者们纷纷针对会议上的议题系统地进行讨论,补充自己的观点和建议。此次研讨会内容丰富,讨论激烈,为欧盟贸易政策一致性和坚持维护全球贸易自由化这一议题的完善奠定了扎实的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