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治理创新研究院

我院要闻

当前位置: 首页 > 研究院新闻 > 我院要闻 > 正文
 

讲座回顾 | 马里兰大学领导力讲座系列研讨会第五期:美国监狱系统与​公共管理

发布时间:2021-02-08 浏览次数:

 

 

国际治理创新研究院与马里兰大学联合举办的系列研讨会第五期顺利开展,本次研讨会由来自马里兰公共安全和惩教署的加利·梅纳德(Gary Maynard)署长讲授。加利·梅纳德署长曾在美国多个州担任过署长一职,是一位真正行走在公共行政领域的优秀领导者与实践者。

 

一、美国惩教体系

 


美国各州监狱制度的组织方式虽然相似,但惩教领域文化却有所不同。梅纳德署长依据他的工作经历和对美国监狱系统的了解,从美国惩教系统的级别、监狱系统的安全级别及监禁条件的规定等三个角度向学生们展开美国惩教体系的详细介绍。

 

1. 美国惩教系统的各个级别      

 

美国惩教系统分为联邦、州以及地方三个级别。联邦惩教系统覆盖全国,有独自的监狱及看守所,但是联邦法律只适用于处理联邦罪犯和跨洲罪犯。各州监狱系统虽在组织方式上相似,但各州对于罪行判刑的规定和对待囚犯的方式却各不相同。此外,美国各州有县或其他分区,每个县有一个县政府和县看守所。这些县又由许多城市组成,一般较大的城市设有自己的看守所,较小的城市则与县政府共用一个看守所。  

2. 监狱系统的三个安全级别     

 

美国监狱系统的安全级别分为三类,其中最高安全级别的监狱是最危险的;对于中等安全级别的监狱而言,其要求囚犯不能离开监狱,但允许囚犯在监狱内相对自由地走动;而最低安全级别的监狱则要求囚犯以被监督的形式在监狱外工作,晚上以及工作日期间返回并呆在监狱即可。

 

3. 监禁条件制度     

 

监禁条件制度存在的主要目的是有效监督美国全国的监狱以及看守所,就囚犯在狱中被对待方式制定了明文规定。由于美国宪法赋予所有人的权利,联邦政府需保证囚犯在州监狱或地方监狱中拥有宗教自由。此外,联邦政府还需确保监狱中不会出现过于残酷、非人道的惩罚行为。

 

二、监狱负责人的工作职责


 

设立监狱最重要的目的在于将罪犯与社会隔离,这也是梅纳德署长担任狱长时所坚守的职责导向。

第一,保护公众是监狱负责人的主要职责,阻止囚犯从狱中出逃可以保护公众免受伤害;

第二,帮助罪犯提升自我或改过自新,即通过传授技能、提供咨询、组织活动,让囚犯不断改造自我以免再次犯罪。另外,在社区中必须为囚犯建立某种过渡——不仅在监狱里给他们提供精神健康治疗,回到社区后同样保持该服务,此方式可以相对减少社会上受害者数量;

第三,监狱系统的教育部门要求罪犯必须接受高中教育,监狱工作人员协助其完成高中学历要求;

第四,在监狱里可以教授罪犯工作技能,包括硬技能和软技能。

随后,梅纳德署长结合其担任狱长负责人的经历领悟,延伸至领导力重要性主题的共同探讨,并得出结论:优秀领导者应拥有强烈责任感、同理心、集思广益等重要品质。

 

三、交流与分享

 

 

研讨会最后,梅纳德署长与学生们进行了互动,针对学生们的提问做出回答,以下为部分问答摘录:

 

Q1:您提到不同州的惩教系统是相似的,我想知道政府的预算是怎样的?每个州的惩教系统预算也是相似的吗?或者说政府需要为此支付多少费用?

 

加利·梅纳德署长:我去过的每个州的监狱系统都有不同的预算,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它们之间的差别也越来越大。比如,当我在俄克拉荷马州工作时,预算大约是1.8亿美元;25年后,当我结束在马里兰的工作时,马里兰州惩教系统的预算是14亿美元,这是一笔很大的预算,这是因为马里兰州相比于俄克拉荷马州更加富裕,在他们的监狱里会给囚犯提供更多的治疗,付给在监狱工作的职员更多薪水。所以各州的预算通常是以州的大小为基础的,预算是相似的。但在美国南部的一些州,比如密西西比州、阿拉巴马州、路易斯安那州、乔治亚州,他们给职员的工资却没有纽约州、德克萨斯州等那么高。

 

Q2:您能跟我们分享一些有关美国私人监狱的信息吗?

 

加利·梅纳德署长:虽然在田纳西州、德克萨斯州和其他地方有一些私人监狱,但在我担任俄克拉荷马州惩教署署长的七年时间里,那里一直都没有出现私人监狱。然而,在我离开俄克拉荷马州惩教署的第二年,俄克拉荷马州便建立了四所私人监狱。当时的我并不反对私人监狱,但也不是私人监狱的拥护者;而现在我反而在一定程度上对此持反对意见。我认为私人监狱不能达到最高安全级别,囚犯是最危险的,私人监狱还没有能力做到高等安保,但对于中等安全级别和低等安全级别的安保工作,他们还是能够做到的。

 

Q3:前几天我读到一则关于监狱的新闻,它报道了这世界上最自由的监狱。这个监狱在挪威的一个小岛上,它主要靠的是罪犯的自我管理和自我控制能力,请问您对此有何看法? 

 

加利·梅纳德署长:当我担任多个州的惩戒署署长时,人们都在谈论挪威、瑞士、瑞典等国的监狱系统。许多署长也前往瑞典等国考察他们的监狱系统,并试图将该系统在美国应用。虽然我从没去过那些地方,但我有阅读研究过它们的相关情况。我一直都认为,纳维亚国家的文化与美国的文化大有不同,他们没有这么多的暴力行为,他们不允许持枪,他们是处于完全不同的文化环境。所以,我认为他们国家的监狱系统在美国是行不通的,可能仅有某几个方面可供美国借鉴。

 

 

最后,国际治理创新研究院院长赵龙跃教授对会议进行了总结,并且对梅纳德署长的演讲致谢。本次研讨会,梅纳德署长将其在美国惩教系统中的经历和作为一名公共管理者的感悟与大家分享,给学生们探索成为优秀领导者之路带来了极大的启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