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治理创新研究院

我院要闻

当前位置: 首页 > 研究院新闻 > 我院要闻 > 正文
 

活动回顾 | 弗拉基米尔·科津“国际反腐败框架”专题演讲——“联合国周”系列活动(三)

发布时间:2021-04-28 浏览次数:

 

 

C263

 

 

前言

 

北京时间2021422日下午,在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国际治理创新研究院与联合国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UNODC)以及广东外语外贸大学经贸学院、法学院联合举办的“教育促进正义”(Education for Justice, E4J)大学课程系列中文版发布会过程中,联合国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预防犯罪和刑事司法官员弗拉基米尔·科津先生(Vladimir Kozin)就E4J《反腐败问题》专题模块系列中的模块十二“国际反腐败框架”发表了专题演讲。

 

“国际反腐败框架”模块核心部分是《联合国反腐败公约》,该模块涵盖了与国际层面的腐败和不同利益攸关方的角色相关的许多重要问题,也涵盖了一些如国际合作、法律制度以及资产发现等更实际的方面。同时,该模块还包括其他元素,如反腐败条例、国际司法合作机制、资产发现工作以及其他相关的国际倡议。

 

随着全球化进程的发展,腐败在全球范围内受到了越来越广泛的关注,在过去的几十年里,一些国际反腐败法律公约被各国采纳,使得他们更多地承担国际责任,解决国内和跨国的腐败问题,民间团体、私营部门、国际组织和区域开发银行等都在这个过程中积极发挥作用。


ABBA

 

 

一、反腐败公约

 

国际反腐败框架的第一方面内容是国际和地区反腐败公约。

 

全球反腐败公约——《联合国反腐败公约》,该公约涵盖了与打击腐败有关的所有重要支柱,从预防措施到刑事定罪和执法措施,涉及国际合作、资产追回与技术援助,它授权国家建立一个缔约国会议来监督其实施;该公约独特的执行机制还使各国能够知道其他国家如何执行这些承诺,其中,中国非常积极地参与,这是中国加入的为数不多的国家行为机制之一。

 

地区反腐败公约——《经合组织反贿赂公约》,该公约对发达经济体来说是一个重要文书,如果某个国家想要成为经合组织的缔约国,那么它需要加入该公约。该公约也有一定的局限性,与《联合国反腐败公约》不同,它仅管辖外国公职人员贿赂犯罪,无法涵盖所有类型的腐败犯罪。


AA9E

弗拉基米尔·科津先生


 

二、反腐败组织和倡议


79E9

 

 

国际反腐败框架的第二方面内容是国际层面的部分反腐败组织和倡议。

 

反洗钱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Financial Action Task Force on Money Laundering, FATF)是西方七国为专门研究洗钱的危害、预防洗钱并协调反洗钱国际行动而于1989年在巴黎成立的政府间国际组织,是目前世界上最具影响力的国际反洗钱和反恐融资领域最具权威性的国际组织之一。此外,该组织还设立一个特别黑名单,用于关注黑名单成员反洗钱承诺的执行情况,在世界反腐败领域广受关注。

 

透明国际(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是一个监察贪污腐败的国际非政府组织,自1995年起,透明国际制定和每年公布“清廉指数”,该指数基本上反映不同国家人民对腐败状况的观察和感受,同时,该组织还提供一个可供比较的国际贪污状况列表促进全球反腐败事业发展。此外,还有其他倡议、民间组织和私营部门组织在反腐中也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如埃格蒙特集团(Egmont Group),该组织是一个金融情报部门联合体;二十国集团工商峰会(B20 SUMMIT),它是二十国集团(G20)国家的企业代表团体。

 

三、反腐败国际司法与执法合作

 

国际反腐败框架的第三方面内容是反腐败国际司法与执法合作,该部分主要在反腐的国际层面讨论如何在国家间进行跨国合作以调查和起诉腐败案件。

 

反腐败国际司法合作是有授权调查腐败案件并提起诉讼的机构间的合作。《联合国反腐败公约》第四章提到国际司法合作的主要类型有引渡和司法协助,国家间基本会同意引渡外逃腐败犯罪人员,在司法协助过程中,一国可要求其伙伴国提交证据,同意并采取某些司法行动,如冻结资产、没收资产或进行面谈等。执法合作,此类合作不如司法协助和引渡那么正式,是一种正式程度较低的警务执法事务交流。

 

世界银行和其他多边发展银行有其尽职调查程序且受益于其贷款的监督机构。在涉及腐败行为的情况下,此类实体禁止与世界银行或欧洲银行等开展业务,也无法从其贷款和融资中获益,这些都由有清晰程序的部门执行。中国最近也在进行这方面的工作,新近成立的亚洲开发银行正在引入此类程序,以确保腐败者无法从发展融资中受益。还有一些在联合国帮助下建立的机构,例如,危地马拉有一个终止有罪不罚国际委员会,它是由联合国支持的独立机构,参与对腐败案件的调查。

 

四、洗钱与资产回收


8879

 

 

国际反腐败框架的第四方面内容是洗钱与资产回收。

 

其中,资产回收这一概念首次出现在《联合国反腐败公约》第五章,随后被开始被广泛应用。资产回收是中国政府的优先事项之一,中国在这方面也一直非常成功。其中,被盗资产追缴涉及技术援助,对于发展中国家而言,技术援助对建立资产追缴体系和框架十分必要。

 

弗拉基米尔·科津先生表示:“为了加大反腐的力度,并将资产回收问题加入国际议程优先事项中,国际治理创新研究院与联合国毒品和犯罪办公室的这次《反腐败问题》模块的翻译合作非常成功,这将在资产回收的不同领域发挥作用,促进政策和共识原则的探讨交流。”


11C1A

赵龙跃教授

 

赵龙跃教授对弗拉基米尔·科津先生关于国际反腐败框架的专题演讲表示感谢,并诚挚邀请弗拉基米尔·科津先生在疫情结束后到国际治理创新研究院访问,赵龙跃教授再次对出席本次讲座的UNODC高级项目官员马尔科•特谢拉(Marco Teixeira)、预防犯罪和刑事司法官员露露娅•阿萨德(LuluaAsaad)、新加坡国立大学法学院副教授海伦娜•惠伦•布里奇(Helena Whalen-Bridge)、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副校长焦方太教授、广东外语外贸大学的同僚以及来自其他国内高校的同仁表示感谢。

 

E4J背景介绍

 

联合国毒品与犯罪问题办公室开发的“教育促进正义”(E4J)是执行《多哈宣言》的举措之一,旨在通过小学、中学和高等教育层面的教育活动,为教育工作者提供支持,教导下一代人更好地认识并解决那些可能会破坏法治的问题,从而预防犯罪和促进守法文化。针对大学阶段的教学,联合国毒品与犯罪问题办公室与世界各地数百个高等教育机构合作,共同开发了预防犯罪和刑事司法、反腐败问题、有组织犯罪、贩运人口和偷运移民、枪支、网络犯罪、破坏野生生物、森林和渔业犯罪、打击恐怖主义以及诚信和伦理道德等一系列与法治和预防犯罪领域相关的大学模块系列。